虽然字节家的东西我都没在用吧,TikTok 这个事情还是让我感觉到一个非常不好的趋势

过去的十来年里面,中文互联网圈子(主要是墙外的部分)一直在试图从各个角度论证墙的存在是非正义的,是对互联网的“互联”造成根本性破坏的,是违背互联网平等、自由、联通全球的初衷的,是制造信息壁垒和逆全球化的

而且很多政府和行政机构也基于自身、或者来自其他组织/民间的类似理念带来的压力,而作出了妥协

比如一直到前一两年官媒都对 GFW 的存在含糊其辞
比如大规模的抗议 SOPA 行动 [1]
比如对 GPDR 的反对声音
比如围绕 Internet neutrality 的大量争论 [2]

现在好了,灯塔国大统领亲自出手,向全世界宣告了互联网主权高于互联网自由,行政力量是可以用来直接干涉互联网的,为 GFW 的合法性加上了一个大大的砝码

从此以后必然有大量的政府跟进,以各种手段限制和划分互联网的主权边界

什么互联网、什么地球村、什么全球化,都是理想主义的 bullshit

[1]. zh.wikipedia.org/wiki/Wikipedi
[2]. en.wikipedia.org/wiki/Net_neut

今天一个让我哭了又哭的事情:7 月 31 日,名为“2020 国际反对歧视性少数之日(IDAHOBIT)共同行动(以下简称“共同行动”)”的组织在首尔地铁 2 号线新村站(人流量挺大的一个地铁站)张贴了巨幅灯牌。该灯牌不是个人行为,幕后有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为其背书。灯牌上写“性少数就在您的身边”,半透明的字体里是一张张主动站出来的性少数的照片。
我看到推特上 po 出来的照片真的很想去看看来着,但是 8 月 1日我忙着和朋友一起运动就没去看。
但是今天下午(8 月 2日)看新闻的时候被震惊到了:仅仅张贴了两天的灯牌被毁得看不出原样,残破的广告幕布无力地垂在地上。共同行动称会查出来是谁干的并计划问责。
今天晚上刷推,被奋力抗争的陌生人感动到了:他们在原来的位置贴上用便利贴贴出“性少数”的字样,还在便利贴上手写“性少数就在您的身边”。
没有人知道这是谁做的,但是这种无声的抗争让我再次落泪。

有人在微博教大家如何获取滴滴优惠券,截至目前已经两万转——好多人早就忘了之前两个女孩被害的时候自己如何斩钉截铁表示此生不会用滴滴。
你看,这些公司如此有恃无恐,其实都是你自己惯出来的。滴滴腾讯阿里,哪个不是这样。
但是能责备这些人吗?我没资格。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我不在乎这几块十几块优惠券,但是这对好多人来说确实省了不少钱。就像是自如即使有那么多负面消息,租房选择自如的年轻人还是很多——大家都太穷了。
所以我不生气,只觉得茫然。

/me 那X230的屏幕坏了,背光没了 😞

本站已经添加 Onion Location
torproject.org/releases/tor-br

现在使用 Tor browser 访问普通地址将会自动升级为更安全的 onion service。

没想到我等草履虫也有能帮到小伙伴的一天。可能正是因为我草履虫,所以我知道有哪些问题是大佬们觉得非常显然但是我不知道的,以及草履虫会在哪儿踩坑。
感觉我这四份技术小白搞站日志稍微改改就能改成技术小白搞站指南,但是顺序要大改一下,有些步骤比如申请SSH Key、开SWAP、Cloudflare等应该放在前面。Anyway,先放个合集,有兴趣的站长或者有兴趣自己开站的朋友们可以参考一下。

技术小白建站日志(一)——建设个人Mastodon实例时踩过的坑
pullopenbluebox.wordpress.com/

技术小白建站日志(二)——将Mastodon媒体文件上传到Scaleway
pullopenbluebox.wordpress.com/

技术小白建站日志(三)——Cloudflare、修改媒体上限、Nginx、SWAP、SSH
pullopenbluebox.wordpress.com/

技术小白建站日志(四)——Git使用,增加投票数量,增加主题
pullopenbluebox.wordpress.com/

#长毛象建站

洋葱服务版本2的停用时间表: mastodon.social/@torproject/10

More than 15 years ago, Onion Service (at the time named Hidden Service) saw the light of day. From today (July 2nd), the Internet has around 16 months to migrate from onion services v2 to v3 once and for all. ⏰

Read more:
blog.torproject.org/v2-depreca

把之前翻译的 PrivacyTools 的坑又捡起来了 : privacytools-zh-cn.yoitsu.moe/

源代码: github.com/KenOokamiHoro/priva

torproject.org/releases/tor-br

Tor Browser 9.5 加入了数项洋葱服务相关改进。像是利用 Onion-Location HTTP Header 推荐用户访问洋葱服务网站,洋葱服务客户端认证,为洋葱服务重新设计的 URL 栏标志和错误提示,以及简化洋葱服务域名的全新 .tor.onion 域名(目前已在 The Intercept 和 Lucy Parsons Labs 的 SecureDrop 上实装)。

还是回到了以前的疑问:「编程随想」究竟是如何长期做到不被查水表的?

这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具有现实意义的问题,其答案可以揭示几点信息:第一,技术上做到匿名并不难,但关键问题在于「长期」——匿名一天容易,困难在于连续多年,长期使用同一个身份还不会犯下任何错误。第二,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直接显示政府在网络侦察与攻击方面的态度和能力。「编程随想」之所以没被查水表,只能说明政府的技术能力不足(或者政府其实有充足技术能力,但并不愿意进一步采取更极端的侦察或打击措施)。作为一个影响力极高的博客,政府对它采取打击态度与技术措施,可以视为政府对键盘政治人物会采取的打击态度与技术措施的上限。如果我们知道「编程随想」行动的严格程度,就能知道这一上限。第三,「编程随想」的身份是否彻头彻尾就是一个精心安排的骗局?如果实际运营者其实根本并不在国内(或者早已离开),那么第一点与第二点也就不再是问题(但同样,也就无法再揭示上述的疑问)。

What's your opinion? @KagurazakaInkscape

经历了被某人取关又关注又取关的历程,还被他移除了我对他的关注,之前我也取关了他一次,后来被他关注后我又重新关注了他。现在无意间发现别人转发@他的消息,但是我不点开看不见他发的消息,才发现这回事。于是犹豫了一下没有重新关注他,他既然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有意疏远,我再次请求关注只会打搅吧。也许是我想太多了,毕竟老岩浆什么都乱发乱说,难免污染到别人的时间线。

社交总是很微妙的事情。

Migration from redmine to gitlab isn't finished yet, but our gitlab is already running at:
gitlab.tails.boum.org

So if you were searching for an issue in redmine, you should find it now there instead.

ios用户在用哪个app呢
其他欢迎留言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受汝照顾了。」
此账号即日起不再更新,并将于 2020/6/1 提交删除请求。
咱还是回去自闭了: yoitsu.moe/@horo

Show more

ホロ 🐺's choices:

Yoitsu.moe

「草原上的狼,比人类好应付,至少能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