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关于 Apple Silicon:不抱希望+买不起, Over。

看到那个云南残疾同学为了拿到足够的体育分数被迫拄拐跑1000米的事情,评论区还都是什么“身残志坚”之类的屁话,就觉得好操蛋啊!“正常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我感觉良好?!残疾学生被迫和健全人使用一样的评分标准,这算什么公平?!

你和你老公来大自然旅游,走到一半,你问:“我老公呢?”

旁边的老虎:“你猜?”

(图片来自推特:HourlyTigers)

Support artists who release their work for free or use DRM-free platforms like Bandcamp.

Do not support artists who lock their work behind DRMed platforms.

Vote with your wallet. Don't give people money who don't deserve it. Foster a culture of support and owning what you pay for.

由youtube-dl被DMCA想到的 

众所周知,在中国国内,如果你看哪个up主、主播、作者不顺眼,有一种很普遍的攻击方法。
从头开始翻一翻这个主播、up主、作者的微博、视频,然后集章摘句、断章取义,搞出一个该作者不爱国、反中反党、反社会主义、是港独或台独、搞黄色、炼铜之类的举报材料出来。然后找一大群人举报。如果被搞的人,没有什么背景,平常老百姓一个,八成是不能幸存,只是频道被封,帐号被删还算是好的了。

但通过 youtube-dl 这事,我发现这种事情在月亮比较圆的国外,好像也不能幸免。
绝大部分公司,为了避免麻烦,收到DMCA请求,基本上都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将相关内容拿下。如果你对被封这个结果不满,你可以提交申诉材料,如果你的申诉材料证明自己无罪,那再把之前被封的东西解封就可以了。
所以大型公司可以利用DMCA制度,合法地对创作者进行“拒绝服务攻击”。
翻翻频道,视频挨个举报,再发几张DMCA,这频道一段时间就相当于是毁了。创作者这段时间就只能吃韭菜。

DMCA只保护了大型公司,一般创作者很难进行维权。
DMCA各种意义上都已经臭名昭著。

Show thread

While participating on the Plan 9 Boot Camp on SDF, I came up with the idea of throwing my N810 into the mix to get into the madness. Unfortunately I couldn't get past the login screen due to extreme lag from several ends, like with the VPS, the N810, and my own bad connection.
Great experience with a great community.

#SDF #bootcamp #plan9 #research #remotelearning #sdfpubnix #community #bbs #retro #9front #ed #acme #challenge #retrocomputing #nokia #n810 #maemo #operatingsystem #remote

长毛象社区搭建详解
guide.mastodon.im/

一份技术草履虫也可以跟着做的长毛象搭建指南。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长毛象社区建立起来。 :blobcatpeek:

指南还在持续更新中,目前先写了前期搭建的步骤。欢迎使用指南底部的链接提供编辑建议。 :blobcatheart: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实例搭建 #长毛象搭建 #长毛象管理 #长毛象运维

今天再打扰一次时间轴上的大家😭非常感谢您!

现在很多创作者都遭受到了诸如抄袭和盗用的困扰,我的课题涉及到了相关的调查。我也很希望在解决这一问题上出一份力。
请问能请您帮我填写问卷吗?非常感谢您!
很遗憾我给不出足够的报酬,您能获得的只有我的感谢与祝福❤️ 😭

wjx.cn/jq/89610835.aspx

关于人肉威胁 

先说结论:人肉威胁没什么好怕的,就算被人肉,就算自己的个人信息被泄露了,只要自己保持良好心态,那这些威胁就只是无能狂怒罢了。

设想一个最坏的情形,你的个人身份信息被人公布到网上了,包括但不限于姓名、性别、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现住址、手机号、单位、学校、银行帐号、照片。那么这些信息的泄露可能对你有什么影响?
1、被警察上门抓捕(虽然就算不公布警察也可能找上门来)。
2、被人找黑社会或亲自上门进行真人快打。
3、被人向单位或学校写信投拆,让你丢了工作或被退学。
4、被人电话骚扰。
5、被人应用这些信息进行精确性诈骗(向自己、向家人、向同事等等)。
6、被人应用这些信息伪造身份,例如注册blue之类的需实名应用。
7、被人利用这些信息,进行更精准的人身攻击、人格谋杀等。

上述的后果虽然有几条挻可怕的,但那是设想的最坏的结果,具体到人肉威胁上来说,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糟糕。
1、你以为你是老大哥呀!看谁不爽就抓谁。
2、需要具体地址。当然那些躲躲藏藏的怂货,估计也没有这胆子。
3、如果真有言论,严重到只要投拆到单位学校,就可以造成开除的结果。公开进行声讨想必也能得到不少的支持,根本就没有搞人肉威胁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当然梓月这种中国特色的例子不在此列)。
4、发生可能性非常高。可以能过防骚扰软件进行缓解。
5、需要信息较多,操作难度较大。可通过向可能被诈骗对象提前打预防针进行缓解。
6、比较麻烦,通过声明与投诉可以缓解一部分。
7、非常讨厌,不好对付。

通过分析,可以发现那些人肉威胁者,最有可能的是7,其次是4、6。
具体来说,对于网上的陌生人来说,某个人的信息被公开了,影响并不大,大部分人的反应也就是:“原来XXX真名是叫XXX呀!”
这些信息就算被人恶意利用,也很难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更多的只是给你带来一些麻烦。

所谓“人肉威胁”更多是一种心理攻击。通过披露你的信息,给你带来威胁感与不安全感。再配合谩骂、人身攻击等其他手段,最终达到让你心理崩溃的目的。
从一开始的阴阳怪气,再到后来的谩骂,再到现在的人肉。这样的变化本身就已经表明这个人黔驴技穷了。正是因为之前的阴阳怪气,谩骂都没能达到让人心理崩溃的目的,所以只能上人肉这种最后招数了。
如果人肉威胁还没有用,他还能干什么?

对于这种只敢躲躲藏藏的怂蛋,你越容忍,他就越嚣张。你真要强硬起来,他反倒是怂了。
如果你遭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调整好心态,不要害怕,与他硬刚底。看到最后,谁怕谁?

如果你是围观群众,首先请不要观看、散播被人肉者的个人信息。其次请给被人肉者以言辞鼓励与心理支持,让她知道,有很多人支持她,她并不是孤立的一个人。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同时声讨下作的人肉威胁者。如果不想参与此事或对此事感到厌烦,也请保持沉默,你可以使用关键词过滤器以及mute功能来眼不见心不烦。
#人肉 #doxxing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数字货币不能买黄金和外汇……慢慢还会有更多“不能买”的名单的,慢慢的,慢慢的,就会有“只能买”的名单了

时间线上看见有人说,隐私防护跟做贼没什么两样。

没错,个人的#数字自卫 更多是对意志力的考验,不需要有多高超的武功,而是要像法制节目里面说的一样——「犯罪嫌疑人具有较强的反侦察意识」——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因为自动化的数据收集机器不会懈怠。只要时间足够长,人类在这场与疲惫的斗争中总会失败。

长毛象是一个与活人社交的地方,完全与真实身份相隔离,我想我做不到,我想大部分用户也是这样。我有意无意暴露出的信息熵,也应该已经够在70多亿人中唯一锁定我了。

所以要么就放弃隐匿真实身份,实名社交,与网下生活无异;要么就增大对手的行动成本,经常检查自己的网上身份,移除那些最容易获取,信息熵最大的部分——还是跟做贼差不多,而且在面对国家级的去匿名化攻击时也无招架之力。

央行推出的数字人民币号称“有限匿名”,一看好嘛,确实应了那句老话“匿名不完全就是完全不匿名”。

咦现在投稿支持GFW的视频已经能够过审了啊,大字打在视频上都OK了啊,也不会禁评。看来是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因为目的已经快达到了——人们自愿接受并支持它乃至歌颂它。我觉得终极目标是,有一天直接移除家用和私人手机网络的国际网络通信,都不会有很大反对声。美国最近的操作还间接帮助加速了这一进程

虽然字节家的东西我都没在用吧,TikTok 这个事情还是让我感觉到一个非常不好的趋势

过去的十来年里面,中文互联网圈子(主要是墙外的部分)一直在试图从各个角度论证墙的存在是非正义的,是对互联网的“互联”造成根本性破坏的,是违背互联网平等、自由、联通全球的初衷的,是制造信息壁垒和逆全球化的

而且很多政府和行政机构也基于自身、或者来自其他组织/民间的类似理念带来的压力,而作出了妥协

比如一直到前一两年官媒都对 GFW 的存在含糊其辞
比如大规模的抗议 SOPA 行动 [1]
比如对 GPDR 的反对声音
比如围绕 Internet neutrality 的大量争论 [2]

现在好了,灯塔国大统领亲自出手,向全世界宣告了互联网主权高于互联网自由,行政力量是可以用来直接干涉互联网的,为 GFW 的合法性加上了一个大大的砝码

从此以后必然有大量的政府跟进,以各种手段限制和划分互联网的主权边界

什么互联网、什么地球村、什么全球化,都是理想主义的 bullshit

[1]. zh.wikipedia.org/wiki/Wikipedi
[2]. en.wikipedia.org/wiki/Net_neut

今天一个让我哭了又哭的事情:7 月 31 日,名为“2020 国际反对歧视性少数之日(IDAHOBIT)共同行动(以下简称“共同行动”)”的组织在首尔地铁 2 号线新村站(人流量挺大的一个地铁站)张贴了巨幅灯牌。该灯牌不是个人行为,幕后有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为其背书。灯牌上写“性少数就在您的身边”,半透明的字体里是一张张主动站出来的性少数的照片。
我看到推特上 po 出来的照片真的很想去看看来着,但是 8 月 1日我忙着和朋友一起运动就没去看。
但是今天下午(8 月 2日)看新闻的时候被震惊到了:仅仅张贴了两天的灯牌被毁得看不出原样,残破的广告幕布无力地垂在地上。共同行动称会查出来是谁干的并计划问责。
今天晚上刷推,被奋力抗争的陌生人感动到了:他们在原来的位置贴上用便利贴贴出“性少数”的字样,还在便利贴上手写“性少数就在您的身边”。
没有人知道这是谁做的,但是这种无声的抗争让我再次落泪。

有人在微博教大家如何获取滴滴优惠券,截至目前已经两万转——好多人早就忘了之前两个女孩被害的时候自己如何斩钉截铁表示此生不会用滴滴。
你看,这些公司如此有恃无恐,其实都是你自己惯出来的。滴滴腾讯阿里,哪个不是这样。
但是能责备这些人吗?我没资格。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我不在乎这几块十几块优惠券,但是这对好多人来说确实省了不少钱。就像是自如即使有那么多负面消息,租房选择自如的年轻人还是很多——大家都太穷了。
所以我不生气,只觉得茫然。

/me 那X230的屏幕坏了,背光没了 😞

Show more

ホロ 🐺's choices:

Yoitsu.moe

「草原上的狼,比人类好应付,至少能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