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跟豆瓣用户说一个秘密吧,其实不必用 Mastodon 来建站的。有一个项目叫做 bookwyrm,左看右看都是豆瓣的 self-hosting 替代品,目前开发很活跃,有兴趣的可以提前入坑。简介如下:Social reading and reviewing, decentralized with ActivityPub

bookwyrm.social/

德国开发者真牛逼啊,这是全球第一个 FOSS 的 corona 追踪程序了吧

https://codeberg.org/corona-contact-tracing-germany/cwa-android

『我发现无论什么领域,只要它在中国成为热门,几乎就等于它的质量毁了。现在经过多年的“耕耘”之后,咖啡店热起来了,“网红店”层出不穷,人们争相去“文艺”,“小资”,“复古”的店门口拍照,于是中国的咖啡质量就毁了。同样爱秀照片的一些人,之前毁了中国的旅游业,以至于中国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旅游了。』
『总之,如果你想要任何领域在中国保持它应有的质量,就不要让它热门起来。但咖啡终究还是在中国热了,就像当年面向对象语言在计算机领域热了一样,各种 Design Patterns 就出来了,于是咖啡的质量就毁了。

在世界其他国家,要是一个领域热了,竞争激烈了,质量就上升了。在中国却是反过来的,因为大量做表面现象的骗子存在,人们不知好歹,质量就下降了。自古到今似乎都这样,我不得不怀疑这就是所谓的“民族劣根性”。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检查自己的内心,看看自己是否也存在这种心理。

我的博客的付款链接旁边写着赞助“一杯咖啡”,现在我都不好意思说这个话了,因为我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买咖啡了。哎,决定戒掉咖啡,再也不给这些奸商贡献一份钱。

老老实实做好咖啡的人也许还存在,可是都不知道被淹没到哪里去了。』

Show thread

32年前一樣,去年一樣,現在也一樣。

#BLUG #H4F 这周六我们将要到地安门的起司家活动。
beijinglug.club/event/hacking-

現正徵求廣東話母語者(20歲以上的成人)參加線上語言實驗:

您會聽到假詞並決定它們是否聽起來“像粵語”。

整個過程包括閱讀線上同意書和進行實驗,大約需要 15 分鐘。

本實驗完全匿名(無需註冊),不過,這也表示我無法給您實驗受試費:唯一的“獎勵”是實驗結束後的回饋,將您的結果與其他人的進行比較。

該實驗透過我們的 Worldlikeness 網路應用程式在您的瀏覽器中運行,在桌上型電腦、筆電或 Android 手機都能順利播放,不過在iPhone會有一些狀況。

實驗分成兩部分:一個非常簡短的練習,然後是主要實驗,練習與主實驗進行以前都會有指導幫助您理解該如何進行實驗。主要實驗進行時屏幕底部會有進度條顯示您完成的進度。實驗結束後,您可以對我的實驗室進行匿名評論。最後,您會得到與其他參與者相比較的回饋報告。

實驗網址
worldlikeness.org/#/run-exp/廣東

謝謝您的幫忙

Show thread

Yoitsu.moe's server will shut down and start migiration on 5/28/2021 0:00 UTC+8. Please excuse any service interruptions caused by this. 🙇‍♀️
(While I may update mastodon to version 3.4.0 after migration completed.)

Freenode is going to be dead soon, unfortunately: kline.sh/

People are fleeing to libera.chat/ instead. I've created a new #lispgames channel there, for those interested.

phhusson (GSI maintainer) and I are working on a new generic multi-boot solution for modern Android devices, called Paralloid. Unlike previous similar projects, our way of implementing it shouldn't require porting to individual devices -- it should theoretically just work™️ on most Android devices released after Android 10. It's currently still a mess, and for now the scope is limited to booting system images that can share the kernel and vendor images, but I have a few vague ideas about how to remove the limitation in the (far) future. github.com/Paralloid/Paralloid

信赖的底线
我日常生活使用着大量我并不了解其生产/运作原理的东西,我周围的建筑是如何建造起来的,我经常使用的电子产品是如何制造出来的。在大部分时候我对我身边的一切感到心安理得,我相信那些东西做到了在它们的说明书或相关资料中承诺的那些事情。这其中包含着一些无奈,我不可能有精力及机会去学习检验我周围的所有东西。
得益于自由软件运动和计算机本身的一些特性,学习计算机相关的内容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情,这也使得我想探究事物原理的愿望得以稍稍实现,但也让我感觉我逐渐陷入了一种病态里面。我很早就买了一个Yubekey,可我却一直没用,直到我前一阵子读完了几本关于离散数学和近世代数的书。。。
我曾想过我所使用的东西,我必须理解它的一切,不然我不会去用它。如今我放宽了标准,我起码要知道它在数学上的原理。
至于可以保护隐私的操作系统,我现在还想不清楚我该对其了解到什么程度才去使用它,了解它的设计理念即可?读完它的源码?(这不太可能)
不知对萌狼来说有没有类似的困扰,如果有的话,那狼的底线是什么呢。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推荐大家用Bandcamp听歌。
Spotify CEO 钱多到想收购阿森纳,都不会想要多分一毛钱给创作者。
Bandcamp 没有广告,几乎所有歌曲都可以免费串流收听。购买专辑和merch的收入90%都会流向创作者。没有算法,可以真正探索各种音乐。

#学到了 reddit上的积分系统Karma字面本意是佛教中的“业”。

原则上,收到一个顶就Karma+1,收到一个踩就Karma-1,但是同时在同一篇内容所获得的顶踩值会有衰减效应,即当你获得的点赞越多,每个点赞兑现的karma值越低。

#墙国观察
转自微博@汗青微博:
刚才看见一个处罚,一个人在孔夫子上开书店,然后被处罚了,原因是没有出版物发行许可。

这个处罚没有问题的。罚款数额可以讨论,处罚本身没有问题的。在中国,图书出版、发行,甚至印刷都是需要资质的。

出版资质就不说了,迄今没有民营出版社,一概是国企,有些还是事业编,甚至有公务员任职,具体就不说了。反正民营公司出书,书号只能找出版社拿,去年今年很难拿……

图书批发,是需要出版物发行资质的,这个资质很难……处理,倒不是不好办,好办,但是办了以后,还要弄出版物的增值税票,俗称图书票、这个东西…一言难尽,总之很麻烦。

书店当然也要啊。

在中国,出版物是意识形态领域,别不把村长当干部,这事儿严重起来极其严重,具体案例我就不说了,真的很严重,没事别瞎弄。干啥不好要干图书行业,又累又不赚钱……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以及,很多小朋友搞所谓的本子,在淘宝卖,我奉劝一句,千万别这样,会进去的。

你自己弄个画册,印成印刷品,是OK的。但是不能面向社会非特定人群销售,一旦这么干,就违法了,刑事犯罪,不骗你。

注意:面向社会非特定人群销售。仔细体会哈。

如果你自己印了本作品集,1000本,赠送亲朋好友,完全没有问题。

问他们收个成本费,也没有问题。

你办个学习班,给你学生印学习材料,收工本费,也可以的。

但是记住,以上物品绝对不可以在上面标价,标价就要出问题。

你这些行为,是面对特定人群(亲朋好友)赠送或收取一定成本都是可以的,这不算销售。

但是你搁网店卖,那就是销售,而且是非法销售没有出版手续没有书号的非法出版物,那就不是罚款了,妥妥的刑事犯罪。

所以凡是涉及书这种东西的,一定一定要小心,这事儿开不得玩笑。听一句资深版权人士的忠告。

二次元的朋友们可以转一下,应该有用。

#v光计划
share.api.weibo.cn/share/21765
//@张批话:原文以及评论区的一些案例可以认真学习一下,大家一起做守法公民//@辣脆小兔:今天想看书,明天想干什么我真的不敢想了!//@D2O___:是这样的,他们怕书怕得要死//@不太老 :帮补充一句:如果该“书店”出售的图书或其他出版物如各种小册子等没有国内书号、引进号等,已经就算涉嫌非法经营罪,会进去的了。//@汗青微博 :肯定啊。发行图书不是申请个执照就可以了,🈶️了执照还得再申请一个图书发行资质才行。//@龙追日Felix :等于是说不能未经审批自己就发行图书,是这个意思吧?//@汗青微博 :理论上是可以,但这属于灰色地带擦边球,文化市场执法队真的要管,肯定可以成立。//@小李春花 :卖个扇子送个本子行不行?//@凌凌发-0o8 :那时候光盘号好审批,毕竟归不同口管理。书号和杂志刊号数量相对固定,属于存量资源争夺。很多新办杂志的主刊刊号是花大价钱买的,副刊或周边书刊就只能用光盘号“曲线救国”了。//@FlanKer战 :光盘也要发行号,而且更难申请//@伊卡桑-Kees :以前买的游戏杂志,都是“光盘统一售价xx元”//@斯科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买软件光盘送“软件说明书”

说到这里,就再思维发散一些。

以前看《#饥饿游戏》(小说),有一个场景给我印象很深刻:反抗军秘密制作了一种会二次爆炸的炸弹💣,目的是把第一次爆炸后,冲上去救伤员的人再炸死。

然后反抗军派出装作是独裁政府的飞机,把炸弹丢到自己人头上。等自己人去救援时,二次爆炸💥。

这招非常狠,一下子激起了人民对 #独裁 政府的愤怒情绪。(幸好女主发现了真相)

现实中呢,这招也经常被使用。什么派出便衣混入和平示威的人群中,去打砸烧抢,好给后面的镇压找借口。

抄送 @arona1987by

Show older

ホロ 🐺's choices:

Yoitsu.moe

「草原上的狼,比人类好应付,至少能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