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sk Root 没被 Trust 当作 root 的样子......

黎曼猜想带来的任何一个结论都不能用来破解基于整数分解的加密算法。说可以破解,指的不是黎曼猜想本身的结论(你直接假设黎曼猜想正确就行了,米勒-拉宾素数校验算法的基本前提就是广义黎曼猜想成立),而是指在证明过程中所发明的数学工具说不定会为整数分解问题带来突破。

转发微博起哄说什么证明黎曼猜想就能破解一切互联网加密的,既不懂什么是黎曼猜想也不懂什么是加密,而且同时误以为自己懂。我也不懂,但我知道我不懂,所以我也知道它不能破解一切互联网加密……

虽然说某些微博科普账号也有责任,但倒是可以理解,因为不炒作这个概念,根本不会有人感兴趣……所以这属于「战略忽悠」?

Twitter 在咱的两个 LineageOS 15.1 的手机上都 FC 了🤔

/me 已经是个废物了.webp

各位盆友们好,上次发了招志愿管理者的告示,似乎没什么人找我,那我再重发一次好了。

因为本人工作原因,长毛象中文站面向全宇宙招聘志愿管理者若干名,有兴趣的请私信回复本条嘟嘟,没兴趣的烦请帮忙转发。

1. 服务器管理员,需要Linux系统,PostgreSQL数据库及Git操作能力。
2. 社区管理员,帮忙审核及过滤广告,维护社区秩序。需要同意本站社区守则,三观与本站保持一致。

🙏

由 @PeterCxy 网友编写的用于隔离 Android 应用的 Shelter 已经更新至1.1版并上架到 F-Droid. 新版本已经支持 LineageOS 14.1, 部分不支持 LineageOS 15.1 的设备也可以使用了。如果你不得不用某些私有应用,建议放在 Shelter 中运行,从而可以阻止这些应用获取你的通信录、文件等隐私数据。然而,最好的办法仍然是拒绝使用任何私有应用。

@leo_song 想起之前辩论信息安全问题的一段对话。

?:……所以这个方案的固件安全问题十分严重。
我:你在硬件上装个跳线不就行了?不接跳线,软件无法以任何方式修改固件。
?:一旦遇到 Evil Maid Attack,女仆一来,你这安全措施有什么用?
我:连物理跳线都挡不住攻击者,要这么说的话,女仆还会用热风枪换芯片、插上个 Bad-PCI-e、安装键盘记录器、偷取 Master Key、恶搞内核!女仆是最强的!这种偏执的威胁模型下,还谈何防御?!
?:女仆又不是马猴烧酒。女仆的时间明明是有限的,好嘛!
我:问题是,如果这位女仆是十六夜咲夜呢?

拒绝网络安全,快用腾讯 Wi-Fi 管家!

zhihu.com/pin/9689154563583508 清姬应该会很喜欢(大雾)

@horo瞥见了一些新鲜玩意儿,例如 copperhead.co/android/ 🤔

Knowledge and tools to protect your privacy against global mass surveillance privacytools.io

一个隐私保护相关软件和服务的大杂烩,当然也有中文版: cybermagicsec.github.io/privac

还是把自己的丢人制作放出来了:sailfishos.club/topic/152/sail
汝问为啥不发到 xda-developers 上去? 因为发帖数不够没法发带外部链接的帖 😂🤦‍♀️

Intel 面临前一段时间曝光的又一波 CPU 漏洞,修改了 CPU microcode 的许可协议,昏招连出——不但禁止用户发布性能评测数据,而且修改了分发条款,系统开发者无权将其打包再分发了。在面临大量舆论批评后,终于今天又取消了这些限制。 ​

A browser claiming to be completely original that was invest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or CNï¿¥200 million CNY (~US$30 million)

あなたは
<font style="background:#000000; color:; font-weight: bold;">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
str = "0123456789";
document.write("00298" + str.charAt(5 + Math.floor(Math.random() * 5)) + str.charAt(Math.floor(Math.random() * 10)) );
// -->
</script></font>
人目の訪問者です。<br>

Show more
Yoitsu.moe

[Y:O:I:TSU:2018061300]
「咱可没有建立新故乡的想法。故乡就是故乡,重要的不是谁在那里,而是土地在哪里。而且,汝所担心的,就是咱不这样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