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真的烦死了“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这种蠢话。
学生都知道,一节课迟到30分钟,估计就算旷课了。一门课迟到三五回,很可能连考试资格都没有。
社畜也知道,上班迟到1小时可能还算迟到,要是迟个7小时30分,看会不会被老板撵出去。
这不是抬杠。万事都有时效性,拖过一定期限,尤其还是人为地拖下去,再怎么样也说不上正义。
之前看过一个案子。好几十年前,美国的一个黑人小孩14岁上被误判杀了两个白人小女孩,处以死刑。前几年不知怎么又把这案子翻出来了,然后发现人根本不可能是这个小孩杀的,给平反了。但这对已经被处决的小男孩来说还有多大的意义?

Effective programmers should memorize how long computers take to perform certain key operations.

For example it takes...

* 1 ns to access L1 cache
* 100 ns to access RAM
* 16,000 ns to access the SSD
* 150,000,000 ns to ping from America to Europe

But knowing them isn’t everything. It’s important to know how long other things take in tech, too.

For example it takes...

* 90 seconds to reboot your 2018 Macbook Pro because the Touchbar froze again.

medium.com/@hondanhon/more-lat

内存出血(RAMBleed)侧信道攻击漏洞——在不访问某内存地址的情况下,获取该内存地址中的数据!rambleed.com/

除了现代 CPU 易受侧信道攻击,研究人员发现现代内存也可以被侧信道攻击!2015 年,研究人员证明了现代 DRAM 存在 Row hammering 漏洞:连续写入内存制造单比特错误,即可翻转内存中的比特进行提权攻击。而内存出血漏洞是 Row hammering 攻击的增强版本,但不是任意写入内存,而是任意读取内存!而且,这意味着 ECC 内存同样可被攻击。

在论述该漏洞的论文中,研究人员演示了如何读取 OpenSSH 的 RSA-2048 私钥。但这个漏洞也可以用于读取其他数据。

此前为了降低 Row hammering 攻击的危害,DDR4 内存支持 targeted row refresh (TRR) 功能,通过更频繁的刷新内存,这一手段对本次曝光的 RAMBleed 攻击也有一定的防御效果。

有趣的是,这项研究是 Intel 部分赞助的。估计是看到大家都攻击自己 CPU,适当转移转移研究者的火力(滑稽),防止自己背上硬件漏洞的全部黑锅。

我就这么直说。
国内版权流氓+审查帮凶开的“正版”引进平台就是个毒面包。
而这些平台哪怕没了,也还真就是“没有面包,就吃蛋糕”就能解决的屁大点事。
左转就有鬼佬和鬼子的月付订阅平台,右转就有play商店之类的单集数字买断,往上还有各路尸体圆盘,再不济往下还有海贼共产乐园。
这里岂止是有蛋糕,还切糕发糕桂花糕,只有傻逼才会因为少个劣质阉割毒面包而饿死。
而要是去吃个蛋糕都嫌“麻烦”,那您恐怕压根就不饿,也就别浪费时间在卡通片儿,找点自己很有兴趣的新爱好得了。

就算你不屑海贼想支持“正版”,与其把钱傻了吧鸡送给版权流氓让它继续当审查帮凶继续轮屁民,还不如送给那些吃相更好的蛋糕平台。
什么,觉得蛋糕平台贵?嫌贵你支持个几把的正版,乞丐滚去找到工作了再来网上冲浪学人娱乐可好?
看片儿的时候要求分级并且说自己是成年人,付费的时候又装学生党小可怜求施舍,地球上可没这么美的事。

真是非常有意思,刷微博刷出来一个有 80000 关注者的所谓「左」翼意见领袖,自称「做毛主席的小学生,做一个人民的知识分子」,最近一直在大肆宣传登月阴谋论。除了阴谋论之外,其主要论点还有:1. 有人问:为何嫦娥工程负责人欧阳自远,中科院官方微博维护者等人都声称登月是真的?博主答这些人也都是为了功名利禄的骗子。2. 微博上王小东、司马南等知名的民族主义者其实都是假的,只要他们依然主张登月是真的,那他们就也就是美国政府的走狗。3. 认为微博上为登月正名的人实际都「没有理解能力,没有论辩能力,只能掩饰虚弱」。

几点思考:

(接下条)

勿忘在 2018 年的今天,GitHub 被微软收购。自由软件的开发需要自由工具,当全球自由软件开发工作都依赖同一家平台时,就必须要引起警惕。在一周年之际,希望各开发者引以为戒,适当保留各社区的自主设施,并支持代码托管平台的自由实现并改善不足之处。beijinglug.club/free-software-

好啦六四啦,有些事還是不能忘。

從胡耀邦過世開始,到呼籲新聞自由、結社自由等民主化議題,趙紫陽與李鵬等破局,李鵬等強硬派以戒嚴之名鎮壓學生。

我沒經歷過台灣的228,更沒有六四,但這些事並不會對我完全沒有意義。

如何在這個時代看待過去的事件,這才是重點,其他甚至都不重要。

总结一下四月买的各种杂七杂八的家伙们: 

* Nintendo Switch,任地狱牌交换机,没有网口(x)。当初冲着太鼓达人入的,然后又陆陆续续买了一堆手机音游移植和 todr ( asia.sega.com/todr/ ),结果现在 todr 的总游玩时长比太鼓达人都多了 😂 (这游戏还有 PS4 版,要是支持跨平台存档就更好了呜呜呜)

* Pixel 2 ,谁叫咱没钱买 Pixel 3 呢 😅 。为了尝试 Android Q 买的(和去年买 Nokia 7 plus 的动机一样),不说了, Google Camera Yes 😂

* Kindle Paperwhite 4 和小米平板 4 ,这俩是一起买的( twitter.com/Ken_Ookami_Horo/st )。 Kindle 打开就可以用了,小米平板咱还在等解锁,以及来深圳的时候带了盒子却绝赞忘了带本体 …… 😂

所以到底有没有 FOSS 友好的电子书阅读器咧(?)

(原计划的对比评测(?)也只有看咱哪天回家拿才能咕出来了(咕咕咕))

唯有彻底地决裂和离去最叫人(?)印象深刻呢。

……我要永远离开你们了。
……只有等到十几年后我才可能会再见到你们。
……因为我的轨迹已经偏离。
……唯有离开才是解药。
……最后,永远不要在寻找我。
……求扩散。

2019-05-21
Cc: @PeterCxy @horo

说到和平精英,虽然是和谐的产物,但是黄鼠觉得能够做到这样符合设定也是难得的呐。设定是军事演习,那在现实中的军事演习也的确是会以闪光代表被击中、被打死的时候挥手交出武器的呢。还有用“淘汰”代替“死亡”、“信号圈”代替“台风眼”,都是能够强化“这是一场演习”的处境的用词。能够在做出妥协的时候顺带把设定做圆满,黄鼠觉得也是一种创造力呢。

FB在傳什麼上海17歲少年自殺的評論。 

抨擊父母迂腐,不過我更在意「自殺」這回事

想想一種情況,有些人自殺的遺書總是談到某個人害我或我死會使某個人受益。

生死的基礎是在哪個誰,死亡也是因為他,這算「自我殺死」嗎?

如果因為壓迫而不得以尋死,這個人真的可以被稱為自殺嗎?

許多時候其實根本不能算是自殺,而是有人不斷丟壓力給被害人。

壓力一大,求救也沒人回,怎麼辦呢?

這算是「自我殺死」還是「他人殺害」?

受到壓力而求助無門的人,他們就不一定是自殺了,他們沒有選擇了。

如果有時候是他殺,我想旁人如我,主動去關心周遭的人,讓他們知道有人認同他、肯定他。

聽他說、陪他哭、給他勇氣,你就救了一個人。

救人不被殺害,這就是「英雄」

美国费米国立加速器实验室计算中心宣布 Scientific Linux 项目正式停止。lwn.net/Articles/786422/

Scientific Linux 是由费米试验室、CERN、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和德国电子加速器项目联合开发的发行版。其历史和 CentOS 一样悠久,都是 2004 年发起,且都是以 RHEL 重新编译为基础,由社区支持的发行版。虽然动机是满足实验室内部需要,但也是面向最终用户发布的通用发行版,一直是 CentOS 之外另一个显眼的基于 RHEL 的社区发行版。如今随着项目停止, 也标志着一段历史的结束。🕯️ 🕯️

实验室科学计算主任 James Amundson 表示,由于深层地下中微子实验项目(dunescience.org/ )涉及的国际合作,需要和各个实验室和学术机构建立统一的计算环境(* 因此他们认为继续开发 SL 已经没有意义?)。SL 6/7 仍会支持到生命周期结束为止,并感谢所有贡献过项目的参与者。但实验室在未来将部署 CentOS 8 而不是再开发 Scientific Linux 8,并和 CERN 继续合作使其成为一个更好的高能物理计算平台。

Show more

ホロ 🐺's choices:

Yoitsu.moe

「草原上的狼,比人类好应付,至少能沟通。」